大发排列3下载-宝宝肺炎症状-合江新闻网
点击关闭

警察香港-环球时报-环球网:住房是香港人普遍头疼的问题

  • 时间:

魔兽世界怀旧服

俊傑:在住房問題上警察有一定的福利,會有宿舍。這個宿舍和學校宿舍的概念不太一樣,基本就是一套房——不過只能用來居住,不能買賣;退休后,也會給排「公屋」。但宿舍也需要排隊,有時要排很久,並且只有結婚以後才可以開始排。租金大概是工資的7%左右,也不是特別便宜,但比起買房要好得多。

提起香港警察,最近你可能會想到:被暴徒圍堵的「光頭警長」劉sir,綽號「爆頭警司」、能說一口標準粵語的英國人庄定賢,還有門牙被暴徒用鋼珠打碎的警官黃家倫……過去三個月,部分極端示威者發起的暴力活動,對香港法治及社會安寧造成了極大的衝擊。為了守護社會正常秩序,許多香港警察夜以繼日地工作,其中手持盾牌、全副武裝的防暴警,更是站在了對抗暴力的第一線。

香港防暴警證實:示威女生成為同夥獵艷目標

環球時報-環球網:訓練跟現在上一線比,哪個更累?

環球時報-環球網:最後一個問題,有沒有什麼想對內地朋友說的話?

8月21日,中國香港。暴徒向聚集在元朗西鐵站外的機動部隊警員照射激光筆挑釁。(崔萌/攝)

俊傑:其實沒有太多可比性,兩種累不是一種累法,現在主要是精神上的疲憊。每次去執行任務,挨罵居然成了最常見的事。自己挨罵也就算了,這些(暴徒)還起底警察的家屬信息,真的讓人生氣。我們很多同事對此心裏都有怨氣,憋着一股火。

俊傑:有些人的確很沒腦子。最近很生氣的一件事:8月31日警方在太子站內執法,一些人就流傳假消息,說因為警方的執法死了人,還有造謠警察強姦女示威者的。不僅傳謠,還有人以這些謠言反誣警察。很多謠言聽起來就不可能,但也有人會信,實在不能理解。有人找警察要8月31日太子站內的完整監控視頻,監控攝像頭都被暴徒破壞了,上哪找視頻去?!

環球時報-環球網:為什麼畢業后選擇當警察?

俊傑:希望支持我們的內地朋友來香港旅遊、出差時,見到我們香港警察時能打個招呼,這對我們,會是很大的鼓舞。因為有人給你加油鼓勁的感覺會很不一樣,甚至可能會成為一個人的精神支柱。

香港防暴警證實:示威女生成為同夥獵艷目標

環球時報-環球網:在香港當警察,累不累?

環球時報-環球網:對於極端示威者,你們怎麼看?

俊傑:說實話,在正式入職前的那半年,是真的累。訓練堪稱「地獄」級:最累的一次,一周7天只睡了10個小時,經常是夜裡3點半才睡,4點一刻就要起床跑操。訓練很苦,除了一些技能性訓練外,也有很多紀律上的訓練,比如要練「步操」,以訓練我們服從指揮、鍛煉忍耐力等。

不僅如此,下班以後也沒法休息好。我們有時睡覺沒有床,只能睡在地板上,沒有枕頭就枕着頭盔睡。這樣睡一覺起來會渾身酸痛。除此之外,飲食條件也不好,(飯食)很單調。有次(我)在盒飯中吃出過一隻大蟑螂,當時真的很噁心,但除了給免單以外也沒辦法。

俊傑:說實話,確實有過這個(辭職的)念頭。不過暫時還不會考慮,也沒法考慮。既然選擇了這個行業,就先把手頭的工作做好。至於其他人,想過轉行的、辭職的人也是有不少,但真正辭職的(警察)倒不多。

在執勤期間,休息也是個問題。在6月之前,每天工作時間差不多8小時左右;現在每天至少14個小時起,沒有上限。8月初反對派鬧罷工時,「第一梯隊」有個小隊從8月4日開始上班,一直連着工作到6日凌晨。

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9月4日曾在臉書轉發一組圖向香港警察致敬:若埋怨辛苦、覺得委屈,看看他們!

不過在一線執勤,體力上也累。防暴警配備的裝備很重,不算盾牌,身上穿的裝備就有四五十斤重。那種盾牌也特別沉,一隻手根本拿不動。換種說法,穿上這身裝備後防御力能加100,但敏捷度和移動速度基本降到了負值。跟暴徒對峙期間,我們就一直要穿着這身裝備站很長時間,還要被暴徒用激光筆照射,很不好受。那種激光筆跟普通的不一樣,要亮很多,根本不需要長時間照射,只從眼前掃過眼睛就會特別難受,所以根本無法想象如果長時間被照會造成多大影響。

環球時報-環球網:這麼苦,這麼累,有沒有想過乾脆不幹了、轉行做別的?

「光頭警長」劉sir被暴徒圍堵。來源:香港「東網」

由於訓練很辛苦,當時有人選擇離開。跟我同期的共有9個班,每個班大約30人左右,其中有個班就走了2/3(的人)。我倒是沒想過因為訓練艱苦就退縮,畢竟很努力地考了進去。

環球時報-環球網:住房是香港人普遍頭疼的問題,工資漲幅不高的話,會不會有煩惱?

另外,在示威者里有很多年輕人,其中一部分男生根本不是為了表達什麼政治訴求,說難聽點就是來「泡妞」的。這些人出來,經常搞(示威活動)到很晚,公交、地鐵都沒了,一些有車的男子就會去找「目標」,借口拉參加示威的女生回家,後邊的事……

但香港警察其實也是普通人,長時間、高強度地工作,他們會不會累?接連遭暴力分子「起底」個人及其家人信息,他們作何感受?面對如此大的挑戰,他們又是如何堅持下來?帶着這些問題,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在中秋前夕採訪了一名入職警隊不久,自今年6月被調配到「第二梯隊」的年輕警察。安全起見,下文中將以化名「俊傑」稱呼。

俊傑:我本科學習的專業與警察的關係並不大,最終選擇這條路,還是有意外的因素。收入與同齡人相比不算低,應該說,比普通的畢業生還是高一些。不過,當警察和進企業的工資收入與漲幅還是不太一樣:警察工資漲幅不會太大,較為固定,不像企業那麼多。

門牙被暴徒用鋼珠打到碎成四塊的警官黃家倫

今日关键词:52岁保姆上吊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