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管雪平的企业和美国的合作伙伴都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合江新闻网
点击关闭

中国公司-给管雪平的企业和美国的合作伙伴都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 时间:

路子宽增肥救父

已經在這裏紮根20年的德國企業博世汽車部件公司,剛剛用上新的研發大樓。他們正在努力將研究領域延伸到自動駕駛、互聯工業這些與未來緊密相關的新興技術產業。

中美間貿易摩擦一定程度上也倒逼着這些加工貿易、勞動密集型企業進行轉型升級。

蘇州市商務局局長方文浜說:「我們也出台了蘇州市商務高質量發展高水平開放的50條政策,市委市政府也拿出了5億多的資金,來支持蘇州企業的發展。我們最近蘇州政府又出台了鼓勵企業內銷的一系列政策。」

德國儒瑪拉特公司總經理白世泰說:「中國市場大,這麼多年開放之後,延續30多年都發展在7%,現在可能少一點,6%點多,但是還是很大,現在這個市場有很多優勢,這個環境挺好的,各方面從法律等各方面都是很穩定的,我們做投資各方面需要一個穩定的環境,我們最近,去年是第20周年,做出決定買一塊土地建立新的廠房,這也是代表我們對中國市場,對蘇州,對園區的信任和信心。」

與榮文庫柏公司依然把產業留在國內不同,一些更大型的企業,則需要更全面的布局和調整,特別是蘇州外貿量巨大的服裝行業。由於美方在加征關稅問題上的出爾反爾,不斷加碼,使得這些企業在與美國客戶談生意時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這額外增加的25%的成本,給管雪平的企業和美國的合作夥伴都帶來了不小的壓力。

管雪平當年辦廠時,主打市場並不是美國,但一樣發展壯大起來了。

66歲的管雪平是江蘇省蘇州太倉市一家燈具企業的創辦人,從1992年開始,他們生產的燈具開始進入美國市場。目前公司有500多員工,出口美國的產品主要是各類LED照明設備。

江蘇省蘇州市是中國的經濟強市,外貿重鎮。蘇州一地2018年對美國的出口額就佔到了全國的12%左右,全市有上萬家從事外貿的企業。面對從去年開始,美國一而再、再而三揮起的關稅大棒,這些企業是怎樣過來的,他們又是如何應對美方讓人難以預料的關稅政策呢?我們的記者走進了其中幾家企業。

對於貿易摩擦的衝擊,蘇州市政府也制定了相應的政策和辦法與企業共同應對。

好在中美貿易摩擦之前,國泰集團就已經開始把產能向海外轉移。

在這家小家電製造企業,只要把物料從生產線的一端投進來,每9秒鐘就會生產出一個檢測合格的核心部件。智能化製造,讓車間勞動力生產效率提升了60%,主材報廢率也降低了60%。

管雪平說,美方合作企業曾表示希望管雪平把工廠轉移到越南、柬埔寨、印度等地,來規避關稅帶來的影響,但管雪平認為這種方式也許對有些企業有效,但對他的企業並不適合。

管雪平說:「美國也來過好幾批同我們這邊來進行商量,他們企業吃不消了,它的壓力太大,所以希望我們能降低我們的出口價錢,讓它來轉嫁它的成本,我們跟它說得也很明白,因為我們本來出口的產品,我們是做OEM(代工)的,我們的利潤也可能只有5%到6%之間,如果給它降8%那我們就無法承受,我們只能盡最大的努力,已經答應給它2.5%的降價,來減少它增加關稅以後美國公司的壓力。其實最後我是這麼想的,因為我們中國的生產企業也降不下這麼多的成本,美國的進口企業它也拿不出這麼多的錢來消化增加的關稅,所以最後真正買單的應該是美國的消費者。」

這些在美國市場需求量很大的燈具,從去年開始就被列入美方向中國輸美產品加征關稅的目錄內。

以智能製造為切口,今天的蘇州正在推動新一輪產業升級,實現向價值鏈的高端攀升。

方文浜說:「我們去年整個蘇州的進出口總額超過了3500億美元,加工貿易佔比在整個蘇州(GDP)的佔比還要將近50%,所以在轉型升級這個過程中間,肯定是有一個陣痛期,我們要騰籠換鳥,中美經貿摩擦這個外力加快了我們這個進程,因為本來企業動遷我們要花很大的成本,中美經貿摩擦以後企業主動轉移,主動轉移以後為我們引進新的、高端的、高科技的、高質量的企業騰出了空間。」

不穩定的世界經濟前景,給外向型經濟地區帶來了很大的壓力。如何將市場壓力轉變成轉型升級的動力?來看本台今天發自江蘇省蘇州市的報道。

白世泰是蘇州工業園區內一家德國自動化設備製造企業的總經理。最近,他正在謀划新的投資計劃,他的企業剛剛在附近拿下一塊地,準備建新工廠。

江蘇國泰國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行政總裁譚秋斌介紹:「集團在2017年就進行了我們海外基地的一個布局,實際上這也是搶抓『一帶一路』的機遇,(在)緬甸、柬埔寨、越南這些國家,我們也是加緊設立我們的一個貨源基地建設,其實也是支撐我們主營業務出口的。」

在美國獲得博士後學位的龔霄雁是國家「千人計劃」特聘專家,2013年他回國在蘇州市工業園區創辦了一家醫療器械企業,製造心臟支架以及相關產品。

王煒所在公司屬於上市企業國泰集團的子公司,從做服裝面料起家,2005年開始發展到給美國的一些主流時尚服裝品牌代工,現在公司總人數已經有近萬人,生產的服裝90%以上出口到美國市場,這些產品被列入到今年8月美方提出的對中國輸美3000億美元產品加征關稅的目錄中。這讓一向對公司業務遊刃有餘的王煒也不免憂心。他認為明年春節后訂單量會明顯減少。

去年開始,管雪平已經讓企業多條腿走路,開拓更多的市場:「去年成功的(莫桑比克)馬普託大橋的(照明)建設,應該是今年年初的時候我們完成了這個工作,這個工作就是2000多萬元的銷售,還有一個是歐洲國家的建設,我們也參与了這樣的『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原來我們的市場極大部分基本上是90%以上都是在美國,去年開始我們也注重國內市場,去年我們在國內市場也接了差不多4000萬元訂單。」

面對貿易環境對企業的衝擊,國泰集團已經開始在產品質量和供應鏈上下更深的功夫。

以智能製造為代表的一系列技術改造,正在改變企業的生產方式。

龔霄雁原本計劃將美國市場作為公司的主要目標之一,結果後來發現中國國內的市場反應更加強烈。

在蘇州市高新區,一個由政府投資1.7億元打造的全國首個智能製造融合發展中心大樓剛剛建好。明年五月投入使用后,將有一批先進的工業互聯網企業、智能製造企業等入駐這裏。

雖然眼下世界經濟增長放緩,不確定性增強,但增資蘇州的步伐並未受到影響。今年上半年,蘇州市新設外商投資項目475個,實際使用外資31.1億美元,增長15.9%。不斷增資的背後,蘇州良好的產業基礎是一個重要原因。如今,緊跟智能化、數字化的趨勢,蘇州正在打造新的智能製造平台,助推企業的轉型升級。

在國內規模最大的電動工具生產製造基地之一——寶時得科技,一條全新的自動化生產線兩周前剛剛投入運行。

依託良好的營商環境,25年來,蘇州工業園區已經有近7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近5000家外資企業在此深耕發展,500多家中外企業設立研發中心。德國機械製造企業儒瑪拉特在蘇州工業園區落戶發展多年,對中國的製造水準、產業鏈配套和企業的下一步發展充滿信心。

管雪平說:「(改革開放)這幾十年來我們已經建立了全工業的配套產業鏈,這個是全世界可能找不到第二個像中國這樣全產業鏈一個國家,(東南亞地區)它的勞動力也是有問題的,據他們比較保守的人說,越南的勞動效率是中國的80%,而柬埔寨是中國勞動效率的60%,我們搬遷以後生產成本比中國的生產成本綜合加起來高10%左右。」

加大技改練好內功,成為蘇州製造業企業應對挑戰的選擇。今年1至7月份,蘇州市以裝備智能化升級改造為主的技術改造投資完成511.4億元,同比增長14.6%。

東方不亮西方亮。嚴峻的外貿形勢逼迫眾多出口加工企業加速開拓新的國際國內市場,進行產業的轉型升級。同時我們也要看到,中國企業也具有自己的明顯優勢。美國加征關稅的中國商品當中,有很多大項80%以上甚至100%都需要從中國進口,換句話說,美國市場對中國製造的依賴度很高,也很難馬上找到別的替代渠道。發揮自己的規模經濟優勢、產業集聚優勢、上下游產業鏈優勢,增加自己的不可替代性,對出口企業來講,冬天的嚴寒里也蜇伏着新的希望。

來自四川的楊中平是王煒公司旗下的一家服裝加工廠的員工,在廠里工作了將近20年,妻子也是工廠員工,他們在張家港已經安家落戶,對於中美貿易摩擦給一線生產帶來的影響,他看在眼裡。他說:「擔心肯定會有,(中美)沒有合作肯定會影響自己收入,影響家庭收入各方面都會有擔心。感覺還是有底,中國這麼大,這麼多人,總會有辦法,美國單不做,可以做別的地方訂單。從沒結婚,從小夥子一點點干到這麼多年,我希望它(工廠)好下去。」

正是因為企業產品和技術升級的加快,上半年,雖然過去一直高度依賴的美國市場銷售份額從60%下降到40%,新產品卻幫助企業打開了歐洲、俄羅斯、印度等新市場,保持了企業的產銷穩定。

蘇州茵絡醫療器械公司董事長龔霄雁說:「2017年2月份的時候,我們拿到了國內的國家醫療器械創新特別審批這樣一個審批,就是俗稱的綠色通道,現在已經進入臨床了,上個月,我們又有另外一款靜脈支架也完成了綠色通道的審批。回顧過去幾年裡面,我們真的是順應了當時中國資本市場和中國整個醫療器械市場對新產品的渴求。」

俗話說,東方不亮西方亮,美國市場受阻,但全球的燈具照明市場巨大,當然,另起爐灶也有風險。對於歐洲一些市場,燈具的安全標準有所不同,需要重新註冊和檢測,要符合相應的市場標準才可以進入。好在經過多年的生產和研發,管雪平的公司已經具備了面向不同市場生產的能力。

今日关键词:彭昱畅与片方解约